伊竹

这里伊竹,来交个朋友哇!

当星辰坠入大海【雷安】

非典型色盲

双色盲前提

在圈里混了那么久该做出点贡献了,
笔文不是很好,因为第一次写文
你们的小心心和小蓝色就是我的动力哇
评论的话我会死掉的【激动过度】
好了,不废话了,你们撮合看看吧

——————————————————————————————
   

        “你知道吗?和我们一个学校的雷王集团的三儿子是个色盲”一个男孩说道“什么,你说真的吗?这种玩笑可不能乱开哇!会……会被他打的!”另一个男孩连忙捂住他的嘴“你没看到吗?他把紫色看成了灰色。”“别说了,他来了!”男孩震惊道“快,快走啊!”……
 
 

            雷狮出生那天,他就和别人不一样。不仅是因为他拥有强大的背景和不同于常人的力量,而是因为他从睁开眼睛那一刻,他看到的世界和别人不一样。没错,他是个色盲,一个真正的色盲。



           在雷狮发现他自己看到的世界与别人大不相同的时候,他的世界是一片灰暗的,一直如此。他的父母也为了保护他,没有对外公开他是色盲的消息。但是,他们都错了。在怎么保护,秘密总有被发现的一天。
 


          雷狮一直以为自己的世界和别人一样。在一次美术课,老师带着大家写生。所以人都是画火红的太阳和嫩绿的枝叶,只有他一个画了绿色的太阳和灰色的草地。从那天起,他就知道,他和别人不一样。当然,不只是他,全班的人都知道了。
 

        10年后……



        “老大老大,今天我们去找谁麻烦?我已经很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一旁扎着马尾的金发男子不耐烦的说着“蠢狗,你没看老大心情不好吗?你一边去。”站在男子身边的拖把男子点了一下他的头。


         是的,雷狮心情并不好。因为别人利用着他是色盲的弱点。
 



         从十年前雷狮就知道,自己的弱点就是他那一双与常人不同的眼睛。可是,即使自己在强大,也无法拜托这一点,他痛恨自己的弱点 。



          “恶党!你怎么又逃课!你昨天才答应我的!”正当雷狮翻出墙的那一刻,一位栗色头发,有一双沁人心脾的湖绿色眼睛的男孩跟着翻出来。男孩长的很好看,尤其是那双眼睛,可惜,雷狮他看不见这样好看的颜色。“雷狮,二年级A班,扣除学分十分,在这样下去,你这个学期的学分全都没有了!”



        “风纪委员安迷修,好久不见啊?不对,我们昨天才见过,卡米尔,帕洛斯,佩利给安委员问好?”



       安迷修凹凸学院的风纪委员,一直坚守着骑士道,可惜在别人眼里是个不折不扣的中二病。但是他是全校唯一一个助人为乐,就连地上有一毛钱都要还给人家,老奶奶过马路都要帮忙的三好青年,也是唯一一个不知道雷狮有色盲的人。



        “别给我贫,跟我回去!”安迷修拽着雷狮就要走,雷狮瘪了瘪嘴,“嘁,没趣,回就回。”




         安迷修全程就像个话痨一样没完没了的唠个不停,从诗词赋歌聊到今天吃了什么一堆乱七八糟的话题。许久,安迷修停止了唠叨,开口道:“恶党,我发现你有点不对劲,你好像眼睛看见的颜色和我们不一样?还是我的错觉?走快点,要上课了。”安迷修说着大力拽了下雷狮。“咦,恶党你怎么不说话?”安迷修心想,我平时和他说一句他就要顶我三四句,现在怎么一声不吭?这怕不是个假恶党。




        安迷修还想继续问下去,他就被雷狮打断了。“够了,从明天开始不要在让我看见你 。”雷狮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周过去了,雷狮都没有来找过安迷修。




         一个月过去了,安迷修忍不住了,他从三年级跑到二年级去找卡米尔,因为,他深知雷狮会听卡米尔的话。



           “大哥,安迷修让你去树林找他。”围着红围巾的男孩说到“不去,我不想看见他。”听到安迷修几个字,雷狮一下变了脸色,没翻书还快的那种“他说你不见他他就直接进来。”

      
   
           “啧,麻烦。”

         
          

            雷狮来到学校后面的树林,他一下就看到了安迷修坐在树后等他的蠢样。安迷修的衬衫口打开,脸因为跑的太快而泛起红霞,汗珠从脸颊顺流而下到锁骨,要多迷人就有多迷人。雷狮微微脸红,前一秒说着不见的人现在就在内心狂奔一万句安迷修好可爱的内心大剧。真的是有些人表面稳如老狗,实则内心慌得一匹,说的就是雷狮现在这个样。




         就在雷狮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可以看见世界真实的颜色了。但是只有一点点,很难察觉,也很难无视。雷狮不仅被自己眼睛的变化给吓到了,可是他更害怕的是能看清的原因。雷狮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正常点。虽然说,他现在真的很正常。



         “啊,你来了啊。”安迷修转过头,摆了摆手就和打招呼一样。“我有些事情想告诉你。”



         “有什么事麻溜的讲,我还有事呢。”雷狮扭了扭脖子,语气里还带有那种小孩子闹脾气一闹三天的感觉。




        “其实我也是色盲哦。”安迷修张嘴缓缓的说道“我是一个非典型色盲。”安迷修刚说完,雷狮心里震惊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我从出生那刻就是个货真价实的色盲,但是是非典型的。不过,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非典型是可以好的,只要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就可以和普通人一样,看见正常的世界,不是那种颜色颠倒,看不透的世界。我是个孤儿,我的父母因为我是个色盲遗弃了我,是我的师傅收留了我。他教会我如何去分辨颜色,让我和正常人一样去读书,不被他们嘲笑。后来,师傅带我做了次检查,发现我是非典型色盲。而我待在那些小姐身边就是为了治疗好自己,很愚蠢吧,哈哈。但是,我发现我喜欢男的,我是个弯的。而且,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所以,我可能一辈子都治不好了吧。恶党,你和我不一样,你可是所以女生的梦中情人,你完全可以轻轻松松的治疗好。我看过你的档案,你也是非典型的,我说的没错吧,不要在瞒着我了。”安迷修的呆毛阉了下了,说明他现在很伤心。




           “是又怎么样,而且,我喜欢的人也不喜欢我。”雷狮慵懒的开口“我和他是死对头,平时他总是扣我的学分,还总是像我老妈一样管东管西的,不许我抽烟,不许我逃课,真烦。但是他就跟装了雷达一样,我在哪他就在哪。实在是太烦了,可是我还是喜欢他。”





          “你说他烦不烦,安风纪委员?”雷狮邪魅一笑。





          “…………唔哇哇哇哇”安迷修脸色爆红,连耳尖也是红的。两只手抱住脑袋,揪着自己的呆毛,并且发现事情并不妙。






        雷狮看见他的反应,噗呲一笑,不知羞耻的继续说下去: “我超喜欢他,不,不可以用喜欢来形容,要用爱。”






        “我记得,我们这种症状好像还有一个条件,就是要XXOO才能完全治疗,要不晚上别回去了,我们去治♂疗♂啊~”





        “恶党,闭嘴!”“我就要说,嘴长在我身上,你管不着。我喜欢安迷修,那边的记住了安迷修是我的了,别想把我的猎物抢走!”“唔啊,恶党你快闭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打不到我,没有一米八的残废”



         那一天,

        星辰坠入了大海


        那是星辰永远都归宿

——————————————————————————————
第二天




安迷修:我的眼睛好是好了,但是我的腰可能有问题了。
我觉得雷狮还是离在下远点吧,看见雷狮就烦,什么辣鸡雷狮,差评!





雷狮:我就得不愧,眼睛好了,还爽了一顿,就是安迷修下面那张小嘴紧了点,不过以后时间还多着呢,不急。【雷狮表示好评】





那天安迷修以我要疼死了的样子去上学,收到了来着凯佬“关爱的眼神”,凯佬表示你们这帮狗男男真是说搞就搞,基佬无限好,只是不能生,因为不能生,所以无限搞。